运城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素女寻仙 第1640章 逼迫_1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29:22 编辑:笔名

素女寻仙 第1640章 逼迫

木槿没有做声,只是平静地看着宋辰砂,宋辰砂在木槿的视线下微微蹙眉,然后摇摇头:“我们不能替张老板做决定,两种法术,不一定可以共存。”

木槿摇摇头:“我研究了,若是别人,有可能无法共存,张老板嘛,问题不大。”

宋辰砂头微微一侧。

木槿接着道:“先期,能够直接给张老板提供信仰之力的,只有从黑暗禁制带出来的修士,他们都曾经与张老板签订过灵魂契约,受过张老板的恩惠,又见识到张老板的神威,将张老板推上神坛,对他们而言该没有任何不情愿之处。”

说着视线向边海那里倾斜了一下,边海愣愣地听着,心底隐约像是明白了什么,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明白。

“我研究了神术,对其中一部分做了修改,神族提供的是信仰之力,而他们修炼的也是这种力量,我模拟了一下,感觉与我们的神识化形异曲同工,不过神识化形是将自身的一部分力量分裂出去,出现了另外一个自我,在主体实力下降的情况下,增加一个同样的分身,以二敌一,个体实力下降,整体实力上升。”

“我感觉张老板很不喜欢这种法术,以她的修为,分身的力量该很强悍了,可是据我所知,她从来没有使用过。而信仰之力是将外界提供的力量全都转化到自身,将一个修士的个体实力整体提升上去,与神识化形相比,我觉得不论在对战上,还是在震慑上,效果都好得多,也更适合张老板。”

宋辰砂再蹙蹙眉,将木槿的话思索了一遍,待宋辰砂略微消化,木槿继续道:“信仰之力的修炼,完全可以用打坐修炼之时来完成,抽取的信仰之力,应该不会影响到修士的神识,不过是增添了一种信念,其中还有些细节,需要大家一起完善。”说着瞧瞧边海。

木槿说得足够直白了,边海哪里听不出木槿的意思,木槿喊他坐在这一起,根本不是因为他大乘初期的修为,而是为了这所谓的信仰之力。

木槿是要他们这些从黑暗禁制里出来的修士,为张潇晗提供信仰之力。

“边道友,我研究了这种功法,不过我对张老板只有敬佩之情,尊敬之意,要我信仰她,估计就是签订了灵魂契约也做不到。”木槿说着,摸摸鼻子,瞧了瞧宋辰砂:

“我估计着宋道友虽然可以把命舍给张老板,这个信仰之力也修炼不出来。”

宋辰砂听着苦笑了一下,木槿说得还真是这个理,让他舍命给张潇晗,他还真能做到,可修炼那个所谓的信仰之力,他自问是不可能的。

“边道友也不会以为小宝能修炼出这种东西吧。”木槿说着,从储物手镯内拿出一枚玉简,推在边海面前:“边道友可以先看看玉简内的法术,再做决定。”

嘴里说得客气,语气里却不容置疑,边海的眼睛眯了一下,他没有看玉简,盯着木槿的眼睛:“张老板让我脱困黑暗禁制,回报张老板也是应该的,可木道友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木槿盯着边海的眼睛: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,如果张老板不在了,边道友以为,黑瘴山这些修士还会安然存在吗?或者你会天真的认为,只要你返回到九域

,重新安安稳稳地做一个九域修士就可以了?”

木槿的身子向后靠靠,脸上忽然出现种无所谓的表情:“岩城屠城,张老板想法简单,她看不惯九域修士不把飞升修士当人的态度,却并没有想到,有些飞升修士也并没有将他们自己当做人,我之所以没有阻拦,不是因为我看不到这一点,而是因为……”

木槿的嘴角露出一份嘲讽:“我看出来了,所以,才会支持张老板这么做,也才会在你们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候,拖着你们一起做。”

边海的面色微微发白,在契约作用之下,他无力反抗,却也并非没有考虑过后果,契约解除之后,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离开,可是九域虽大,离开黑瘴山,他又能到哪里去。

“边道友,现在你该明白了,我为什么劝说张老板闭关吧。”木槿瞧着边海微变的面色,毫不留情道:“所以,这份玉简,你……还是看看的好。”

宋辰砂坐在一旁,心里微微叹口气,神族的信仰之力,他也看过,当时所想,只是怎么破解这种力量,也就是想想,毕竟神族与人族距离远着,恐怕无法交集,却没有想到木槿会产生这样疯狂的想法,要为张潇晗积累信仰之力。

回忆了一下神族功法,觉得也不是不可以的,就如木槿所说的,只是细节问题了,尤其还有边海这样的大修士。

想到这点,微微有些发愣,他竟然会赞同木槿的想法。

边海盯着木槿的双眼,盯着那双毫不客气地逼视着他的双眼,他看不出来木槿的修为,可犹记得木槿所言,可以与九域修士对抗的,只有他、宋辰砂和范筱梵,这其中没有他边海。

在木槿眼里,他根本就不是对手,将他带入到这洞府内,也不是担心他泄露消息,只是为了方便。

“边道友,我若是你,就先看看再说,我虽然不喜欢木道友,也可以向你保证,他不敢背着潇晗害你。”小宝冷冷地在旁边说道。

边海视线下垂了一下,落在玉简上,小宝的话是一个台阶,就是没有这个台阶,他知道他最后也会这么做的。

拿起玉简,他尽量控制住表情,将玉简抵在额头。

木槿这才乜斜小宝一眼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但你也不必说出来。”

瞧着小宝冷淡的表情,他忽然笑了:“你更不喜欢的人都飞升了,我正在考虑,要不要让他们过来。”

小宝眼睛瞪了瞪,更不喜欢的?忽然心内一动,不由张张口,只摆出一个嘴型。

“是啊,你说,他们要是过来……”木槿无所谓地笑笑:“我是无所谓啊,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添堵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马鞍山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邢台治疗阴道炎费用
防城港好的妇科医院
马鞍山治疗牛皮癣费用
邢台治疗阴道炎医院